吃素是一种享受

吃素已超过十年,其中妙处只有自己知道。有一度我自诩为美食主义者,无论在餐厅或家里,筷子一夹,只要不合口味便再也不碰。今天想吃川菜,明天想吃潮州菜,这一阵迷西餐,过一阵又专攻日本料理。说心思全在吃的有点夸张,但时常嘴里嚼着这一顿,脑筋已开始想着下一餐。听说哪里有美食,无论是在巷弄、山中、海边,开几个小时车也不嫌烦。

那时的我对水果兴趣缺乏,蔬菜则能不碰就不碰,顶多夹两筷子炒腊肉的蒜薹、炖排骨的萝卜,生菜包虾松倒是不排斥。无论为了健康、宗教或环保,要我整天跟青菜豆腐为伍,门都没有!会吃素,只能说缘分到了躲也躲不掉。

刚开始随证严法师行脚时,白天陪师父吃素,晚上我就溜出寮房解馋,吃碗馄饨汤、鱼丸汤,或者来份蚵仔煎也行。尽管师姐们精心烹调的餐食分外可口,可不吃点荤的,好像对不起自己似的。有一回师父出门的日子特别长,而且天天行程紧迫,让我既没时间也没精力去找吃的。不知不觉,竟然连续三周没碰荤食,也没觉得日子难熬。

师父回花莲后,我与内人回到新店家,放下行李,第一件事就是把空冰箱补满。经过大卖场里一摊摊的鸡鸭鱼肉,食欲不但没被挑起,还觉得腥。“要不,咱们在家也吃素吧?吃几天算几天,真的受不了再开荤!”我这么跟内人说,没想到,一吃就是十二年。一切自然而然,完全没有勉强自己。

吃素除了脑子清楚、肠胃舒服,最受用的就是自由了,不被味觉控制,免掉很多折腾。由于选择范围小,很简单的食物就能吃得心满意足,而且真正吃出了蔬菜的味道。从前以为所有青菜都是一个样,现在才知道,每种菜都有独特个性、不一样的口感,愈来愈能欣赏它们单纯的原味。此外,西红柿、豆腐、青菜、蘑菇再怎么炒、烩、烤都没油烟,厨房干净,碗盘特别好洗,而且厨余不臭,家里二十四小时空气清新。

如今,吃素的人是越来越多了。在欧美各国,蔬食早就是时尚,台湾更堪称素食者的天堂,几乎所有餐馆的菜单都备有素食栏。业者绞尽脑汁整治健康美味的蔬食,不但大街小巷都能找到平价素菜馆,高档欧式自助餐、无国界料理开得一家比一家大,装盘赏心悦目,让人还没吃就已经爱上了素食。

在大陆旅行倒是需要调适,好在我吃蛋奶素,葱姜蒜不忌,上一般馆子,交代上几盘没鱼没肉没海鲜的菜就行。吃惯了蔬食,什么山珍海味都引不起我的兴趣。有时参加节庆活动,聚餐时,龙虾、鲍鱼、烧鸭、蹄膀在面前转来转去,我还是坐怀不乱,吃点锅边菜,再来碗西红柿蛋花面就饱足了。

真正让我对蔬菜吃出心得的,是新店家附近的一间涮涮锅,从店名“五饼二鱼”就知道是天主教徒开的。菜单满满印着几十种牛羊猪鱼火锅,但素食者也有三种选择:天然素、药膳素、一般素。我每回都吃天然素,就是各类新鲜菜蔬,没有任何加工食品。

菜单上印着简单提示,建议顾客哪种肉类要怎么涮,让我看了心想,每种肉的汆烫时间不同,青菜应该也是如此。于是我开始实验,蕈菇、叶菜、根茎类的理想下锅秒数果然都不一样,掌握得恰恰好,那真是脆的脆、甜的甜、香的香,就跟白煮土鸡蛋一样鲜美,令人百吃不厌。若是裹上蘸料,那又是另一番好滋味,花生粉、素沙茶、葱、蒜、辣椒、香菜、萝卜泥、辣豆瓣、辣椒油任调配。

据内人观察,吃素之后的我心境比较平和,脾气不像以前那样焦躁,感觉也更细腻、敏锐。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不一样,看事情的角度也不一样了。

更多信息: 查网逃记录/支付/格鲁吉亚/钱包